最新热点资讯:实名举报衡阳市中级法院个别法官处理一起经济纠纷案件时有法不依执法不严

请求严肃查处衡阳市中级法院个别法官有法不依执法不严、以权代法、滥用职权事实的陈述

举报人:黄远昌,现年75岁,农民,衡南县人。

举报人:戴智斌,现年51岁,农民,衡阳县人。

嫌疑人:付孝梅,女,现年56岁,废品商贩,初中文化,衡阳县人。

现将我与嫌疑人付孝梅延续达15年之久(涉及该案的各级政府官员达三、四十人)的经济纠纷案相关情况向纪委、监察委检举控诉如下,请求依法监督、严查相关部门及个别人违法、违纪、非法查封我多余财产,不予依法回转的不法行为,上下串通,有法不依,执法不严、滥用职权企图侵吞我千万以上财产。

其主要事实如下:

1、关于债务:2004年5月我方经人介绍,借了付孝梅等5人共计89万元的高利贷,3个月时间就付她本息合计216万元。2004年8月她为收回欠款,便向市雁峰区法院起诉我方。付孝梅2004年9月17日起诉到法院,2004年12月31日前全部欠款就已执行到位。该地当时价值70万元,现价值300万元以上。而我方当年就以土地、基础工程、三通一平、规划报建等300多万元抵偿了她的全部债务。

2、财产状况:现在该项目第一层门面755平方,车库600平方,第二层三分之二的800平方共计2155平方是我方的合法财产,而且该财产是我方自建的。我在2004年12月31日已全部还清了她的全部债务。而衡阳市中级法院非法查封我执行的多余财产不回转。

3、该财产因原雁峰区法院的调解书被撤销,再审调解书尚未正式执行,而至今仍在我方名下。按照《物权法》第9条、第26条等规定:“物权经依法登记有效,未经登记无效。最高法院2016、2017、2018年曾多次就司法产权保护,出台了严格规定:调解书、裁定书、判决书不能改变物权,财产抵债是双方债务约定,物权并未发生根本性变化和转移。”因此该财产属于我方的合法财产,更何况我方在2004年12月31日前已完全还清了她的全部债务。

4、关于评估:根据《物权法》的相关规定,我方自己的财产我方有权拒绝评估,任何人不得依任何理由动用、霸占。衡阳市中级人民法院(2013)民三再终字第03-1调解书是双方达成一致的合法产物,尔后付孝梅不服此调解书,遂于2019年6月又向湖南省高院申请再审,2018年6月湖南省高院驳回了付孝梅的诉讼请求。这更进一步确认了该调解书是正确的合法的,更是有理有据和有法可依的,任何人不可偏离调解书执行。

5、现在市中级人民法院在付孝梅的同乡人省高院李光华的指使下,要玩评估的游戏,涉嫌指使评估机构不按委托函内容评估。而我方认为应按2012年5月22日市中院审监一庭的协调笔录所确定的工程完工情况和状态,再加项目整体价值即市场商品房的价值评估。法院串通评估公司说按烂尾楼评估,那是强盗行为。在我国法律上没有烂尾楼之说,何况该项目当时就顺利建成并销售了,这是明目张胆、赤裸裸的内外勾结、颠倒黑白。停工不到十天,为何称为烂尾楼,难道不是他们与付孝梅相互串通的吗?可谓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评估公司无权改变调解书一字一句的内容,只能按调解执行无权更解变通。

6、关于结算,2004年12月31日,市雁峰区法院已执行完毕,我早在15年前就把土地、规划报建以及基础工程等抵偿了她的全部债务,她在我建好的二层以上建了6300平方商品房,利润至少500万元以上。付孝梅上下串通、内外勾结、结党营私,恶意串通法院相关人士以达到她们不可告人的共同目的。

7、以李光华为首,伙同市中级法院执行局政委阳全江,野蛮执法,故意放纵付孝梅不按市中院的裁定书执行,任意收取该门面的租金逾100万元,甚至企图帮助付孝梅侵吞我方1000万元以上的财产,达到他们以权谋私的目的。2013年3月在我方强烈要求下,中级法院在毫不耐烦的情况下对该财产不得不作出裁定:该财产由中级法院提取租金并代收。该裁定下达后名存实亡,中级法院根本不予提取,仍由付孝梅继续收取,收取时间长达5年,租金收取在130万以上。2018年在我的再次强烈要求下,付孝梅才停止收取。2020年3月15日一个叫王树生的门面租赁人偷偷搬出门面,企图逃避7万余元的租金。当被我发现后,我与戴智斌予以制止方才挽回如此损失,并经过红湘派出所处理王树生交了3万元。市中院执行局16号知道此事后,执行局政委阳全江乘坐当事人付孝梅的私家小车,一不出示工作证,二不穿制服,三不开法院专用车,气势汹汹来到现场,不分青红皂白、无故谩骂、侮辱我方戴智斌,导致与我方人员发生口头冲突,尔后调来法警30余人。

 文章标题:最新热点资讯:实名举报衡阳市中级法院个别法官处理一起经济纠纷案件时有法不依执法不严,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融易新媒体
本文网址:http://m.ironge.com.cn/tspt/9204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