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财经最新消息:学者眼中的志愿者:我看到了那么多挺身而出的凡人

    “这是我一生中最重要的田野调查”

    一位学者眼中的志愿者抗疫:我看到了我们有那么多关键时刻挺身而出的凡人

    本报记者冯源

    “我一直在全国各地抢救录制皮影戏。地方不同,皮影戏也各有特色,但是像花木兰、樊梨花、佘太君、穆桂英这样的女中豪杰,经常成为各地皮影戏上的女主角。而在这次志愿者的队伍中,我也看到了现实中的花木兰、穆桂英。”

    元旦过后,中国美术学院图书馆研究馆员彭建波又踏上了采风之路。1月4日,他从杭州前往云南腾冲,为当地的9家皮影剧团录制剧目。

    经过10天的拍摄,他赶回家乡湖北,14日晚飞抵武汉,次日乘大巴到达红安县,三天后又来到相邻的大悟县。他录制的数字资源都将收入国家艺术基金资助的“皮影数字博物馆”。

    “田野调查来去匆匆,我尽量利用节假日完成。”彭建波说。

    按照原来的计划,作为家中幼子的彭建波将在春节前夕回到与武汉相邻的县级市汉川,和母亲、两个哥哥、两个姐姐一起过年。妻子和孩子也会从杭州搭乘直特列车来到武汉,最终在汉川吃上团圆饭。然后,一家人过完年,回到杭州。

    “我家祖上就住在汉川,汉水在这里穿城而过。”彭建波告诉记者,汉川建县于公元561年,是湖北的千年古县,当地的马口镇因相传关羽曾在此系赤兔宝马而闻名。

    被打乱的计划

    但是,突如其来的疫情把彭建波的计划打乱了。“其实在从杭州出发前,我也看到了华南海鲜市场的相关报道,但是情况并不严重,我也就放心地出发了。那个市场,包括武汉中心医院,就在汉口火车站边上,而我家到汉口站,从手机导航上看,也就40公里。”

    “直到1月20日,我才感到不对劲,因为钟南山院士出来说话了,说是可以人传人的。”二哥开车赶到大悟,把彭建波接回了老家。到了家,彭建波坚持让还在杭州的妻子退了票。“还好退了票,否则他们到武昌站正好是23日清晨,而23日10点,武汉就封城了。”

    1月23日武汉封城,随后汉川也封了城。彭建波待在家里,只能通过手机了解外面的信息。他发现,微信群和朋友圈上关于汉川急需医疗物资的信息也越来越多。“我是农工党员,这个时候农工党浙江省委员会已经号召大家捐款了。我就马上联系社会服务部的张红部长,希望能为家乡争取一些医疗物资。”

    “1月29日,张红部长告诉我,上海锦天城律师事务所通过他们的青岛分所采购了120万副医用手套,要捐赠给湖北。我连忙联系上锦天城杭州分所的唐国华律师,融易新媒体,他也是农工党员,而且是浙江省律协的副会长。”彭建波告诉记者,当时这批手套发到了武汉市汉阳区民政局,他发动了几位在汉同乡,对方同意转赠汉川两万副。“我马上联系汉川市人民医院,让医院马上派人去领取。”

    “这是我募捐到的第一批物资,是31日运到汉川的。正好同一天,农工党浙江省委会组织部的王瑞旻主任告诉我,他也向湖北捐赠了一批口罩,我连忙和他商量,能不能改一下快递地址,分一点给汉川,他答应了。”完成了两次募捐,彭建波又想起了找海外的朋友“化缘”,他把汉川各医院的募捐公告发给了美国、日本、澳大利亚、新西兰、法国的朋友。大家纷纷响应,但当时的清关手续太复杂,最终无奈放弃了。

    工作推进像“开车上高速”

    “也就是在同一天下午,定居美国的琵琶大师吴蛮帮我联系上了一家志愿者组织的负责人程俏俏。说起来,大家也是通过艺术结的缘。”彭建波介绍说,吴蛮的作品曾获第59届格莱美奖,她的父亲就是中国美院的校友、著名画家吴国亭。“当时是中央音乐学院的一位博士生来做皮影戏音乐的研究,介绍我认识了吴蛮。而她这次介绍我认识的程俏俏,是上海音乐学院萧梅教授的女儿,她们母女俩都是研究民族音乐的。”

    “公益组织‘最后益公里’帮我们组建了‘汉川援助小分队’,从那时开始,我感觉自己的志愿者工作就像开车上了高速一样,各种物资纷纷送了过来。‘最后益公里’就是要做最后一公里的公益,但是在当时的交通条件下,要完成物资运送的最后一公里,也是挺不容易的。”彭建波说,两位杭州热心市民杨玉梅和何颖托朋友从海外采购了一批口罩,先带到成都,然后快递到武汉。“当时武汉封城,快递是进不去的,送进去了也运不到汉川,怎么办呢?”

 文章标题:今日财经最新消息:学者眼中的志愿者:我看到了那么多挺身而出的凡人,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融易新媒体
本文网址:http://m.ironge.com.cn/redian/9193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