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发生的重大新闻:“放贷”放成大股东 华宝信托“刀口舔血”难处置

  近日,华宝信托因某违约信托贷款项目质押股份流拍,接盘融资方所持有的*ST升达股份(002259.SZ)成为上市公司第一大股东。

  “抵押物经常拍不出去。”业内人士认为,未来信托公司如何处置手头持有股份将面临极大不确定性。“何况,当前经济下行周期,资金充裕且有魄力出手的买家少见。”

  《中国经营报》记者注意到,3月份以来,阿里司法拍卖平台上的股权拍卖流拍率高达66.4%。很多项目常常是经过七折、折上再打八折的两次司法拍卖和司法变卖,但是,仍难找到买家接盘,最终只能“砸在手上”。

  记者进一步采访了解到,信托公司资产除了通过司法拍卖、“折上折”出手之外,还会通过延期续贷、变相刚兑或寻找新合作方接盘等方式,将不良项目资产腾挪出去。

  双方“撕破脸”

  历经了近两年的诉讼,实际上,在升达集团违约和华宝信托“讨债”的过程中,双方也已经“撕破脸”。

  历经近两年的诉讼,华宝信托和*ST升达原大股东之间的信托贷款纠纷迎来终局。

  3月13日,*ST升达公告披露《详式权益变动报告书》,华宝信托(代表其作为受托人管理的“华宝宝升宏达集合资金信托计划”)将持有公司2.13亿股流通股,占公司总股本的28.33%,成为*ST升达第一大股东。

  此次股权变动,源于一笔信托贷款。2016年12月9日,华宝信托作为受托人发起并设立了“华宝宝升宏达集合资金信托计划”,信托成立规模约为14.1亿元,资金用于向四川升达林产工业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升达集团”)发放信托贷款,期限18个月。作为担保,升达集团、江昌政(*ST升达原实际控制人)分别将其持有的上市公司股票质押给华宝信托。

  自2018年1月起,由于上市公司股票价格持续下跌,至2018年1月17日,信托计划质押股票的动态质押率超过合同约定的上限。升达集团出现未足额按照合同约定追加保证金等违约情况,2018年5月30日,华宝信托将升达集团告上法庭。

  时至2020年1月7日,法院发出执行通知,要求升达集团向华宝信托偿还本息;2月3日,法院作出裁定拍卖被执行人质押的股份。

  本报记者注意到,3月8日至9日,上述质押股份在公拍网网络司法拍卖平台公开拍卖,因无人出价流拍。法院最终于3月9日裁定,将标的股份作价4.56亿元交付华宝信托抵偿债务。也就是说,*ST升达的2.13亿股流通股最终“砸”在华宝信托自己手上。

  不同的是,华宝信托去年曾有两个项目的质押股份通过拍卖成功“脱手”。2019年2月,“华宝宝智慧通集合资金信托计划”涉及的延华智能(002178.SZ)质押股份以6.28亿元拍卖成交,但该价格低于贷款本金3.44亿元。2019年4月,“华宝宝森质盈集合资金信托计划”所涉的步森股份(002569.SZ)股份被人以2.838亿元的成交价溢价接盘。

  此次不仅是流拍,更值得注意的是,4.56亿元的抵债金额还不足上述信托项目15.4亿元本息的零头。

  根据*ST升达最新披露的公告,截至3月17日,升达集团违规占用公司资金约为11.68亿元,占最近一期经审计净资产的比例为78.18%;公司未经董事会、股东大会审议为升达集团对外借款提供担保且尚未偿还的额度约为2.47亿元。

  *ST升达似乎掉进了死循环:股东违规占用资金、资金链持续恶化、业绩巨亏、债务缠身、诉讼不断、年报被出具无法表示意见、遭到行政处罚……

  3月17日,*ST升达公告称,若公司2019年度再次被出具否定或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公司可能被暂停上市。据其披露,2019年度预计亏损约9.8亿元至14亿元。

  此外,历经了近两年的诉讼,实际上,在升达集团违约和华宝信托“讨债”的过程中,双方也已经“撕破脸”。2019年7月份,升达集团以及江昌政认为法院判决存在遗漏当事人,严重违反法定程序,导致认定基本事实不清,提起上诉。彼时,华宝信托相关负责人曾通过邮件回复《中国经营报》记者称,“我司认为,升达集团及江昌政的上诉行为,纯粹是为了恶意拖延本案判决生效的时间。”

  就后续如何应对*ST升达的风险、有无更进一步的股权处置或增持计划等问题,记者致电华宝信托相关负责人并以邮件方式发送采访函。截至稿件刊发之时,暂未获回复。

  赔赚不确定

  也有信托公司受访人士指出,不良项目并非砸在自己手里就一定赔钱。

  “抵押物经常拍不出去。”某信托公司一位高管告诉本报记者,有的抵押物看起来价值很高,但流动性差,很难变现。

 文章标题:今天发生的重大新闻:“放贷”放成大股东 华宝信托“刀口舔血”难处置,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融易新媒体
本文网址:http://m.ironge.com.cn/opinion/9332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