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曝光: 万邦德实控人14亿卖壳重组刚落定 资深董秘提前离任引关注

  《投资者网》孙先锋

  是成功名退,还是另有它情?

  3月10日,万邦德(002082.SZ)发布《关于董事兼董事会秘书辞职的公告》称,近日收到公司董事兼董事会秘书姜全州先生提交的书面辞职报告。姜全州先生因个人工作原因辞去所担任的公司第七届董事会董事及董事会秘书职务。姜全州先生辞职后,将不再担任公司任何职务,而距其今年7月13日的最后任期,仍差4个月左右。

  而在两周前的3月3日,万邦德发行股份购买资产暨关联交易的新增股份正式上市。公开资料显示,这项资产重组的关联交易正是姜全州近三年任期内全力主导的重点工作。

  “资产重组的交割刚刚完成,立下汗马功劳的资深职业董秘就提前去职,其中的缘由亦是值得探究的。”有投行人士称,“虽然在公告中明确了是个人工作原因辞职,但是在今年的新冠疫情下大部分行业刚刚复工,个人工作变动通常都会比较谨慎,更何况其是资深职业董秘。”

  姜全州提前辞职一事,让因关联交易重组被否决过的万邦德,再次引发市场关注。

  姜全州临危受命

  “在江浙上市公司圈内,姜全州曾在监管机构官至处级干部的任职经历,正是不少圈内民营上市公司老板所倚重的。”上述投行人士表示,“通常情况下,能请到这样资质丰富的优秀人才任职董秘,在之后的IPO或重组过程中亦是事半功倍。”

  查阅万邦德此前的公告,也进一步证实了姜全州丰富的监管机构任职经历。据2017年7月14日栋梁新材(“万邦德”前简称)董事会决议公告显示,姜全州,1967?年?6?月生,本科学历,高级会计师,历任中国证监会浙江监管局上市公司监管处、办公室、信息法制处、稽查处主任科员、副处长、副调研员(2009?年?10?月起兼任浙江上市公司协会常务副会长),浙江闰土股份有限公司董事会秘书、副总经理;浙江科惠医疗器械股份有限公司董事、董事会秘书。现任浙江栋梁新材股份公司董事,同时,还身兼两个核心的高管职位——董事会秘书、财务总监。

  近些年来,担负着上市公司重要职能的董秘愈发受到监管层和上市公司的重视。事实上,董秘不仅是公司与监管机构沟通的桥梁,还是公司与投资人之间的桥梁,其沟通能力十分重要。这个角色既处在公司与外界的交汇点,也是公司与外界矛盾的交汇点。

  可见,身兼数职的姜全州临危受命,是万邦德制药能否成功借壳栋梁新材的关键。

  据了解,IPO闯关失利后的万邦德制药,开始另辟途径,2015年年底接触栋梁新材(“万邦德”前简称)。

  2016年3月,栋梁新材原实控人陆志宝将所持9.44%股份转让给万邦德集团,转让总价为7.3亿元,单价高达32.49元/股,比彼时市价溢价约218%。2017年1月,栋梁新材卷土重来,拟通过资产置换,注入万邦德制药。再度流产后,万邦德集团出资7.2亿元受让了陆志宝所持剩余9.44%的股份,单价为32.04元/股。

  通过两次股权转让,万邦德集团以14.5亿元取得栋梁新材18.88%股份,成为上市公司第一大股东,上市公司实际控制人变更为万邦德集团的实际控制人赵守明、庄惠夫妇,并把栋梁新材的上市简称改为万邦德,形成铝加工和医疗器械首次双主业。

  值得注意的是,一直谋求借壳上市的万邦德制药,在这一艰难的控股过程中,也付出高昂的代价。交易所问询函回复显示,万邦德集团拆借了高杠杆资金。

  据公告披露,当时首次交易的股权转让款7.2亿元,其中2.2亿元来源于万邦德集团自有资金和经营活动所获资金,其余5亿元来自于其他公司借款;第二笔7.3亿元,其中1亿元来源于万邦德集团自有资金和经营活动所获资金,其余6.3亿元来源于向其他公司的借款。

  《投资者网》统计发现,万邦德集团自有资金及借款的杠杆比例达1:3.5,也就是说,14.5亿元的收购资金中,有11.3亿元是杠杆资金。公告披露的大部分借款年化利息达12%,每年需支付的利息就高达亿元以上。可见,万邦德制药重组上市每晚一年就要多支付上亿元的利息费用。或许这正是聘请姜全州身兼数职主导重组的原因所在。

  不过,这样的代价又是否划算?在上述投行人士看来,“虽然目前重组顺利实施完毕,但赵守明夫妇也一时难以减持,买壳及运作的资金压力将持续存在。”

  三个月后又重新过会

  事实上,在这种买壳的资金压力下,也就注定了万邦德制药借壳之路曲折异常——重组草案版本前后多达五六次易稿,修订之处不下四五十次,期间还出现了过会被否的情况。

 文章标题:热点曝光: 万邦德实控人14亿卖壳重组刚落定 资深董秘提前离任引关注,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融易新媒体
本文网址:http://m.ironge.com.cn/finance/topnews/9327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