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时热点资讯: 渝系房企协信控股艰难转型 拟整体转让地产项目究竟为何

  《投资者网》张伟

  3月9日,巨潮网发布公告称,“16协信03”、“16协信05”、“16协信06”、“16协信08”等四只债券被停牌一天,停牌原因是“兑付资金未能及时到账”,3月10日起恢复交易。

  上述四只债券的发行主体为重庆协信远创实业有限公司(下称“协信远创”)。 目前,共有6只债券续存,总规模47亿元,其中14亿元将于一年内到期。

  巨潮网的一则公告,揭示了渝系房企“五朵金花”之一的协信远创所面临的偿债压力。与此同时,协信远创或将被整体转让、关联公司欠薪欠债等新闻,也引起市场的高度关注。

  协信控股的联营策略

  据官网信息,老牌房企协信远创成立于1999年,是重庆协信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下称“协信控股”)的地产平台。目前,在国内20多座城市开发了包括住宅、商场、办公楼宇在内的多种地产业态。协信远创与龙湖、金科、东原、华宇等开发商一起,被称之为重庆地产的“五朵金花”,并在一段时期稳居全国百强房企之列。

  企查查信息显示,协信远创有两个股东,汉威重庆房地产开发(香港)有限公司(下称“汉威重庆”)持有协信远创60%的股份,汉威重庆的实际控制人为重庆富豪吴旭。吴旭同时也是协信控股旗下多家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和控股股东。而协信远创剩下40%的股份则由绿地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下称“绿地控股”)持有。

  说的这里,有读者可能会有疑问,协信远创的股东里面怎么会出现绿地控股的身影?这与协信控股的“协信+”联营策略有关。据悉,协信控股于2015年开启“协信+”战略,先后与中国平安、启迪控股、绿地控股、魏桥集团等知名企业进行项目联营,跨界进入创投、金融等领域。

  与此同时,协信控股也在寻求登陆资本市场。2017年,其实际控制人吴旭通过上海远涪企业管理有限公司(下称“上海远涪”)入股A股上市公司狮头股份(600539.SH),成为其第一大股东,持股比例26.7%。上海远涪控股狮头股份,希望能把协信控股的物业平台重庆天骄爱生活服务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天骄股份”)装进上市公司。

  公开信息显示,天骄股份曾是新三板的一员,2018年3月退市。不过,受狮头股份股权被冻结等因素的影响,天骄股份“借壳上市”没能进一步推进。之后狮头股份又因经营不善被“披星戴帽”,成了ST狮头。

  而就在3月11日,有媒体报道称,“万科物业已入股天骄股份,持股51%成为其控股股东”。

  《投资者网》就“万科物业控股天骄股份的消息是否属实”等问题致涵协信控股求证,但一直没有收到回复。

  加速推进“去房地产化”

  物业平台“曲线上市”受挫后,融易新媒体,协信控股又开启了加速“去房地产化”的进程。

  据多家媒体报道,2018年至2019年,协信控股先后将重庆大竹林、湖州、重庆哈罗国际等项目的部分股权分别转让给了融创地产、海伦堡地产和阳光城地产。在这之间,协信控股还发生了昆明小水井文旅项目停工、新加坡城市发展集团55亿入股等事件。

  对于同时出现项目停工、资产甩卖和白衣骑士接盘的原因,《凤凰网房产》援引重庆某金融机构知情人士的说法称,“与坊间屡屡传出协信控股的资金链危机有关”。

  2019年年末,又传出协信远创或将被整体处理给阳光城地产的消息。对此,有分析认为,协信控股卖掉地产业务,除了“去房地产化”的大方向战略,也与协信远创的规模缩水有很大的关系。

  财务数据显示,2019年上半年,该公司房地产销售收入仅为34.2亿元。截至2019年上半年末,总资产为821.42亿元,总负债为649.28亿元,资产负债率79.04%。值得注意的是,其流动负债347.19亿元、短期借款46.18亿元、货币资金43.77亿元,货币资金不能覆盖短期债务。

  而协信远创与其他几朵金花也拉开了较大的差距。统计数据显示,其在2019年前11个月的销售额只有200亿出头,排名“五朵金花”之末,不及龙湖、金科这两朵“大金花”的零头,还被东原、华宇拉开了距离。

  另有数据显示,整个2019年,破产倒闭的地产开发商近500家。这种情况下,协信控股加速“去地产化”似乎也是顺理成章。

  农庄项目被爆欠债欠薪

  就在和阳光城地产进行买卖谈判的骨节眼上,协信控股旗下的多利农庄项目又传出了欠债欠薪的消息。

  注册信息显示,多利农庄的运营主体为上海多利农业发展有限公司(下称“多利农业”),股权穿透显示,协信控股通过上海协信小镇建设发展有限公司持有多利农业45.92%的股权,中国平安通过旗下公司持有多利农业29.89%的股权。

 文章标题:实时热点资讯: 渝系房企协信控股艰难转型 拟整体转让地产项目究竟为何,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融易新媒体
本文网址:http://m.ironge.com.cn/finance/topnews/9296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