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事件爆料: 首位中剂量新冠疫苗志愿者:还没告诉父母 总要有人站出来

3月16日晚上,回到武汉不久的桥野夫(化名)在微信群中看到了新冠疫苗首批志愿者招募信息,简单了解后他报了名。经过两次筛查,桥野夫在3月20日成为编号037的受试者,他也是中剂量的首位接种者。

截至记者发稿时,新冠疫苗志愿受种者已超过70人,这一数字仍在增长中。志愿者群体中,年龄最小的19岁,最大的59岁,来自于大学生、退伍军人、武汉大学职工、独立电影策划人等各式各样的职业。

他/她们认为自己的行为很“普通”。“昨天有个新闻说我们是什么‘探路者’,我说实话听了都觉得很不好意思,我们真的没有那么伟大,就是想贡献自己的一点点力量,然后刚好身体又符合体检的标准。”桥野夫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

为了记录这段经历,一些人开始在微博上公开自己的志愿者日记,桥野夫也认证了微博,与大家分享接种后的隔离生活,“谢谢”是评论区最常出现的字眼,而令他感动的是,一些人向他询问成为志愿者的渠道,志愿的力量正在传递。

今日事件爆料: 首位中剂量新冠疫苗志愿者:还没告诉父母 总要有人站出来

注射完的疫苗瓶子。图片来源:受访者供图

返回武汉10天后成疫苗志愿者

桥野夫不是土生土长的武汉人,但他已经在武汉生活了十余年,对这座城市和这里的人产生了感情。1月21日,“封城令”颁布前夕,桥野夫从武汉回老家过年,直到3月10日才返回武汉。

3月16日晚八时许,中国军事科学院军事医学研究院陈薇院士领衔开发的重组新冠疫苗获批启动临床试验,当晚,4名志愿者接种了新冠疫苗。

桥野夫正是在3月16日晚间看到了新冠疫苗志愿者招募消息。“我就进去简单地了解了一下,了解完了之后就报名了。”桥野夫并不是完全没有顾虑,担忧副作用和后遗症是人之常情,但他还是很快就作了决定。

桥野夫暂时还没有跟父母说这个事,这在志愿者中也不少见,他们害怕父母太过担心。疫情暴发以来,他身边很多朋友在武汉做志愿者,“我还没过去,想我能够做点什么呢,我回来以后还是被隔离的状态,我也想贡献一份力量,我的身体比较好,所以我就报名了”。

一支疫苗的研发要经历实验室研发、临床前研究和临床研究三个阶段,临床研究往往分为I、II、III期,受试者人数依次增加,I期临床研究往往募集少数受试者进行,主要评估疫苗是否能产生免疫答应,并进一步观察安全性;II期主要用于摸索最佳免疫程序,并获得不良反应等统计数据;III期是充分评估疫苗保护效力,需要募集较多的受试者。

桥野夫是I期的037号受种者,也是中剂量组的第一位受种者。中国临床试验注册中心官网信息显示,这项试验设计分成3个剂量组,每组36人,共计108人。桥野夫介绍道,目前的受种者区分为低剂量组和中剂量组。

志愿者招募的范围是年龄在18至60周岁的健康成人,疫苗全称为“重组新型冠状病毒疫苗(腺病毒载体)”,使用了重组生物技术,不含感染性物质,只需接种一次。在招募志愿者以前,疫苗研发者陈薇院士团队等7人已应急接种这一疫苗。

所有志愿者均为自愿报名,成为受种志愿者的过程主要分为三个步骤:提前筛查、现场体检入排、疫苗接种及留观。在初筛通过之后,在体检现场,志愿者需要进行信息登记、知情同意、初选判定、采血、关于身体状况的检查、核酸检测、CT检查及二次入选判定这一系列过程,一切顺利才能最终接种。

截至3月22日晚间,新冠疫苗志愿者队伍已经增长至70人以上。“(大家)基本都还好,部分低烧,但过了一夜都好了。”桥野夫表示。

今日事件爆料: 首位中剂量新冠疫苗志愿者:还没告诉父母 总要有人站出来

疫苗志愿者住在酒店,自我隔离,每人一个房间。图片来源:受访者供图 

志愿者群总有新人,也抢红包、搞团购

3月22日是桥野夫进入隔离中心的第3天,他还要在这里继续住11天。所有志愿者都入住了这个曾是空军疗养中心的酒店,每人一个房间。

“日常安排主要就是定点起来吃饭,然后在房间里面转一转,听听歌,玩下手机。”桥野夫的职业是独立电影策划人,目前在筹备一个小众文艺电影,从家乡返回武汉前,他已经将剧本完成,拍摄工作要等到疫情结束之后才能进行。

 文章标题:今日事件爆料: 首位中剂量新冠疫苗志愿者:还没告诉父母 总要有人站出来,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融易新媒体
本文网址:http://m.ironge.com.cn/cj/92445.html